可愛搵$機

Thursday, 20 September 2018

跟老总的这几天

万般不舍,不知不觉老总还是离开办公室半个月了。
不过,这半个月,责任心大的老总还是不时提点我们,对她不舍之心更加深了!

7/9,是她在办公室的最后一天, 下班前,其他部门同事过来一起搞个欢送小派对,整个部门都哭成一团,那一刻,更加肯定,老总把我们带得是多么团结,我们不只是同事情,更如家人情感了!

那个晚上,我很不想回家,很想时光定格,从沒有那么渴望留在办公室不离开的感觉。

我们几个相亲相爱的编辑。
但愿年年能拍一張如此溫馨合照。
我们为她印封面。
离职得太快,
希望有我们的一堆工作照做成内容都来不及了。
大伙儿纷纷进老总房合照。
36年,她制作大大小小的书刊,
我们也陪她做了不少本啊!
这一路的苦泪与欢乐,
如鱼得水,冷暖自知。

很不舍很不舍。
大伙儿都哭累了。

10/9,我早在長假伊始,便期待回来办公室帮忙老总收拾与打扫办公室。老总做了36年,文件和货物堆积如山,收拾也要耗很多天。那一天,我们一起清理,同样的,这一天不计假期特地回公司,也是不曾如此甘之若饴。人,总是要失去了方懂得珍惜。

一起清了好多办公室杂物。
老总自己用了很多天才清干净她的位子。

11/9,我们安排了一场旧同事一起欢聚。从她丟信那一天,同事们就起了这个念头,离职的同事应该也会很想跟她聚一聚。所以,我们也在很短的时间,安排了这个晚宴,也仅邀了近十年的旧同事同聚。

由于时间紧湊,无法迁就大家的时间,但这一晚也来了不少在职和旧同事,沒想到,多年不见的旧同事聚集一堂,大家并没有陌生感,反而是前所未有的温韾。当我们每组和每时期和老总合照时,她说就像过年时,在家和老妈妈合照,一个家庭一个家庭拍。老总也一样,孕育了多少的子子孙孙啊!

期待,旧同事一聚能像同学会一样,每年能有一场聚会。

老总进来时,一脸惊喜。
其实我在去Subang Evolve mall豪廷酒家的路上,
看到老总的Whatsapp说她把位子收拾干净了,
有点吓到。
我们约会时間快到了,她竟还在公司收拾?
还好,她接受了这意外惊喜,
“专车”还是载到她!
她当时以为我们同事又请她吃,
她还嘀咕要吃那么多餐吗?哈哈哈。
看到一張張熟悉的脸孔,
老总岂会舍得忘记,
偏偏沒有心理准备,
一时叫不出名字的场面令我们爆笑。
我们的老总偶尔就会如此小鸟依人,
所以軟硬兼施下,
我们岂会不服她?
也是很急促的晚餐湊成曲。
大家合送的花、印有全家福的杯,
还有一張張想对老总说的话,
都存放在玻璃瓶里。
隔天,老总发短信去群组,
她把一張張卡片都看了,
她说我们陪她度过一个下午,好窝心。
聚会那个下午,
我带孩子去Sunway pyramid,
就臨时臨急做了这杯子。
很快,15分钟就好。rm35。
好美的花束,
是其中一个旧同事成了花店老板娘。
谢谢让我代表提笔予花束上的祝福。
为了这个飞天猪而选了这个酒家。
酒家也有卡拉ok,
只恨美好时光过得很快。
旧编辑和在职编辑。
饮胜!祝老总未来更美好!
集邮。同事问:是我走吗?
 14/9,央求老总回来,教我们一些工作上的事务,怎知那一夜,我离开都近 12点,她依然不“放工”,依旧是那个越做越起劲的老总。

她回来教我们一些工作,
結果大伙儿都走了,
她依旧埋头做不停。
20/9,675期。
也顺便打下广告啦,
你要来应征吗?
675期,是她漂亮的句点。

Monday, 17 September 2018

出街逛书局

孩子从小少去大自然,到今日,孩子都不喜欢日晒流汗的感觉。

所以,他们只喜欢逛凉凉的地方。购物广场自然就是首选。

孩子去购物广场,最重要的是有书局,只要有书局,扔下他们在里头都不成问题。

我很欣喜,3个孩子都爱看书,买书很重本,看到孩子求书若渴,又狠不下心不买,所以每次去一次书局,都不会入宝山空手归。

各种各样的书越堆越多,我是完全不记得孩子买过什么书。 所以我从来不自己去买书给孩子,免得重疊。

某天早餐外出,才看到可爱虎在翻阅政治漫画,没想到,连这样的漫画也买回家了。

任何时候,可爱虎都爱看书。
如今漫画是他首选。
errrrr。
投火箭!
难得站直直给我拍。
小可爱如今在学看红蜻蜓小说,
希望她的中文能进步啦。
每次去书局,
要是空手归,就会很失落表情。
东野圭吾是大可爱如今最喜欢的作者。

Thursday, 13 September 2018

想念童真

这阵日子,感觉我对家里的关心少很多,孩子的一切,几乎都让他们自己处理,我能避开就避开不理。

孩子不肯包伙食,也不想一直吃外面打包的,我最后就妥協到上课的日子我会煮,假期我再不想进厨房。

所以,当我看到很多职业妈妈,一周煮足七天,我由衷钦佩,自愧不如。

是我工作地点很远吗?早出晚归的生活,逐渐有透支感。这两年来,我不敢生病,努力把自己顾好好,一定要健健康康应付与时间竞跑的日子。

忽然很想念童年无邪的岁月,逛街时到奶瓶益菌,竟也买一瓶回家,一家人齐当1分钟宝宝。突然有种感觉,工作与家庭,是无法公平专注对待的。

9月是我的生日月份,又老一岁,孩子也很快長大,我们也有了共同点──想念无忧无虑的幼年时光……

结果,到现在还未戒奶瓶的可爱虎,
反而不敢喝这瓶nen nen。

Wednesday, 12 September 2018

Dialogue in the dark:黑暗心乐会

我从来沒有想过,我把我的前路交托给一位天生视障者。

从接到这个邀请时,我心里有些许挣扎,我有空间恐惧症,我要怎样走进一个全黑的世界里?

但,我还是来了。8/9的早上,我踏入位于The Weld  的Dialogue in the dark。源自德国,它是一所体验失明生活为主题的场馆,由马来西亚青光眼協会主席陈锦辉(Stevens Tan)引进大马。

这一次的邀请,除了让视觉正常的我们感受失明人士的世界以外,最大的目的,是希望通过一系列零宣传费,邀请普罗大众支持今年这场即将于11-14/10/2018引爆的马来西亚《2018黑暗心乐会》!

活动进行前,讲解员先将众媒体和部落客分成6人一组,为我们简短地介绍活动的内容,并派给每人一根手杖。 讲解员强制我们一定要把随身物品包括手机和相机都收在储物柜里,以防任何摔跌碰伤情况发生,本来,我想把手机放在裤袋里,我需要莫大的安全感,说真的,那一刻,我像孤军作战,我将“失明”了,我害怕,手机是我的安全感。結果,我还是乖乖服从指示,空无一物地一起去体验。

一般上,在家关灯了以后,眼睛在数分钟之后就能适应黑暗程度,然后就能看到一些影子,没想到, Dialogue in the dark的黑暗是100%的伸手不见五指;身在暗室,你唯一的依靠,除了你手上的那根手杖,就是听声音的导航员。

我这組的导航员是个女生,她的声音好有自信,在黑暗的空间,她首先教了我们──听声音。感受她的声音方向,走向她的方向。这一刻,人与人之间有了信任,我反而没有了恐惧感,原本这几天超不安超不平静的心,竟也在黑暗里平静下来,这是我没想到的收获。

当然,我还是试图从黑暗里适应,企图能瞄到蛛丝马跡。屡试数次,决定闭上双眼,放松紧绷的感觉,相信她不会让我撞壁又或是绊倒。

我们攀爬了哥打京那峇鲁山、我们去到了公园;我们听鸟语、我们嗅花香;我们去了吉隆坡杂乱的市集、我们过交通灯、我们按ATM提款机……这一切,在黑夜里只有心最明亮。最后,我们累了,自信的导航员带我们去“餐厅”吃午餐。

吃午餐前,导航员教我们用手触摸26个英文字母。天啊,这要多大的细腻才摸得到的,結果,我只会摸ABC最简单的3个而已。汗~

说回午餐,其实我也不知自己怎样摸索并坐到椅子的,面前的餐具净度,也是人与人的信任。包括进餐时段,在这约两小时的空间,我着实没想到我可以突破自己的恐惧,并安心投入其中。

短暂的“2小时失明”,虽然我们可以想像到如何使用汤匙叉,并把食物送入口,但实行起来真的很狼狈的,杯子派前菜、咖哩面主食,还有一个我吃不出的甜咸甜品,要是有人看到我这样的吃态,应该从此没人敢跟我共餐了!

吃饱后,灯光渐渐调亮了。看到我的导航员,她是一位大学生,是个天生全视障者。我由衷钦佩,我愿向所有视障者致万二分敬意!

Dialogue in the dark让我感受很深,但更多的体验,也是为了让社会公众伸出爱的援手,给予他们同理心,所以诚邀社会各阶层人士,出席一场由心感受的黑暗音乐会。

与台北黑暗对话联办,DID MY Academy Malaysia(之前称为Dialogue in the Dark Malaysia)荣誉现2018 《黑暗心乐会》音乐会;让大家体会以及享受在黑暗中与音乐及声音的互动。

演唱会的目标是让马来西亚残疾和面对各种医疗挑战的儿童,青少年以及成年人参与所有相关技术培训并能够自力更生,为了更加有效的服务以及协助我们的受惠人,他们将进行各种筹款活动。

此次音乐会将把所筹募的款项,用于提升学院内的技能课程,让马来西亚的残疾和面对各种医疗挑战的儿童、青少年以及成年人参与相关的技能培训并能够自立更生,以面对各种形式的残疾及医药挑战,并朝向联合国平等教育和经济能力的目标持续发展,实现减低马来西亚的贫穷率。

所有关于2018 《黑暗心乐会》音乐会和购票链接请按马来西亚《2018黑暗心乐会》Concert In The Dark Malaysia 2018。 (https://www.facebook.com/concertinthedarkmy/)



不能拿手机,不能有任何发光的物体,
当一轮的摸索之后,
再亮起灯时,
原来我在这里吃了一頓“用心”的午餐。
用手指触摸A-Z,
说真的,我的手和心都很不细腻。
一群媒体和博客们。

这位女大学生,是我那组的导航员,
到今天,我还记得她铿锵有力的自信声亮,
忽然,我觉得我很懦弱。
左为Stevens Tan,
他笑说虽然他56岁,
但他在这里是11岁的小朋友。
那一天,都是他们陪我们在暗室里,
走过一条又一条的“道路”。
他的二胡陪了我们吃一頓饭。
各位善心人士,
欢迎赴一场黑暗中的音乐会!
由《马来西亚黑暗中对话》和《台北黑暗中对话》在10月11-14日一连5天,
联办一连马来西亚《2018黑暗心乐会》,
一起来体验特別的“演唱会”吧!
如果你想感受Dialogue in the dark活动,也可以前来了解。

收费:成人(18岁以上)RM30、青少年(13-17岁)RM25、孩童(7-12岁)RM20
 

迟些我也想让孩子感受,让他们知道自己一直身在福中……

LG-05-06, The Weld, 76, Jalan Raja Chulan, 50200 Kuala Lumpur
电话:03-58916212
营业时间:10am-6pm (星期一至星期六、星期日和公假休息)

Friday, 7 September 2018

老总,心揪着很痛

我知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的道理,我知道人会有退休的一天,我知道离別没什么大不了……什么道理我都清楚,但每次发生在身上时,却是如此切肤之痛。

老总在30/8,即新马来西亚国庆前夕,也抛出了让我们震惊的炸弹──她辞职了!!!

这是多么难以令我们接受的事实,谁不知道风采是林惠霞,林惠霞是风采啊!煞时,整个脑袋悬空,泪水也强忍打滚了,这不是事实,我们都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这里,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她年纪轻轻就担上主编一职,从此,不计劳苦地撐起一本刊物、两本刊物……大大小小的刊物,她可以很认真地把一个版看了又看,把错误减到零,她也可以牺牲自己的私人时间,加班捱夜、销假赶版。这里,是她第一个家;而她舒服的家,倒像酒店了。

她在这里,不知不觉就做了30多年,我相信公司伟绩,占大部份靠她打造出来的!她在我心里不只是女强人,也是打不倒的巨人……

偏偏沒想到,这一刻,巨人也离家出走了。

这里是我的第4份工作,也是我不知不觉过得很快乐的一份工作,一待就待了近15年。这里的人情味,这里的公私分明,这里的每一个细节,都让我有上班的动力,我的几个上司,对我们也如家人,我还不像老总把这里当第一个家,但这里,真的也是我深爱的第二个家。

从老总丟信到离开,只有一个星期!以她的假期纪录,应该丟信当天就能走了,但还有很多手尾需要她处理吧,让我们多珍惜几天与她相处的时光。

但在这短短数天,日子也挺不好过的,泪水都一直掉出来,心情难受、煎熬、失落,更心痛到极点!老总数十年来尽心尽力工作,同时也护着我们,从今以后,我们都沒有了一棵茁壮的大树, 树下的草儿能否茂盛起来呢?

每天,看她八面凛凛的威风,随生雄心万丈的自信地踏入办公室, 无可置疑,她也是我们工作的动力;她的工作排山倒海迎面而来,她又不忘了关怀下屬的工作情绪,偶尔一个“今天你心情好不好?”、“加油”……信息,上司的主动噓寒问暖,在在都是下屬的工作强心剂。

决定离职提早享受退休生活,也不是老总会预料的事吧?我们甚至会认为老总以后一定退而不休,做到80岁都还会来上班,护我们之情如妈妈育儿般用心良苦。也许,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揪着再痛,相信也不及她的十分之一痛。

这一刻,她累了,她说她需要退出职场,好好先休一个長假再说。纸媒逐日沒落了,老总离职了,这一本由她一手打造成为全马第一、家喻户晓的刊物,但愿如同她的祝福般,会好好存活的。唯很痛恨的是,公司怎么舍得放弃如此难得的全能人才。

臨走前的会议安排,她把工作交代得让我完全想象不到她真的要离职了,心很酸很酸很酸……

我不愿接受她离职的事实,却还是得祝福她,往后的人生更精彩。今世上司与下屬情已完结,要是有下一世,我还是打工族的话,希望能当她的员工。

大大小小的合照,
何止那么少,
随找了数張,
给自己留下美好回忆。
感谢职场上,
遇上你一位那么用心,
又很疼下屬的上司。
纵使哭到双眼肿,
万般不舍得,
还是得祝福您未来更精彩。
昨天,我们请老总的午餐。
职场上,我何不参透员工来来往往的道理,
偏偏,我却无法同理心接受她会离职的一天啊。
要是你也在她的办公室范围,
你不会察觉还很卖力工作的她,
今天是她最后一天。
媒体界,有谁不认识霸气得来又超亲切的她啊!
还是必须祝福她,接下来的人生更精彩。

Tuesday, 4 September 2018

亲子餐厅

可爱虎央求我去亲子餐厅,他看中餐厅里头有小小游乐场。

上周末,剩我们3母子,就让他欲望实现吧!

来到Pistachio cafe,他很兴奋,我特意选最靠近的位子,让孩子吃前和吃后可以玩一番。

岂料,坐在餐厅,我才发觉我最近都没好好关心孩子,小可爱开始觉得这些玩意儿跟她的身材不符,她觉得她不再适合玩这些游乐场,她坚决不陪弟弟玩。

我允许小可爱有她的想法,所以也不强迫她陪弟弟。问题是,弟弟一直渴望来这游乐场餐厅,我也选最靠近玩乐的座位了,他竟然不敢下场,连那些小小玩具,可以拿到餐桌的,他都不敢过去拿回位子玩!

我越顾可爱虎,纳闷度越大了,要怎样才能令可爱虎独立些,大胆些?我允许他慢,但也要有所成長的迹象啊!

亲子餐厅的饮食都是一般的西餐,对我而言味道一般,但蛮大份啦,要是妈妈带孩子的聚会,确实很适合的地点啦!

孩子自己点他们要的食物。
小小游乐场近在咫尺,
可爱虎就是不肯自己走过去玩,
理由都是千篇一律──怕罗!
一人一份,饱到吃不完!
可爱虎每次吃东西,
都爱腻在妈妈怀里,
赶都不肯离开。
往好的想,母子膩在一起时光有限,
但,其实他太依赖了!
結果,一直到离开,
都没有玩到他想玩的!

Monday, 3 September 2018

出席生日会

大可爱小学6年,如果我没记错,她就只出席过一次同学生日会,还是6年级时。

小可爱4年级,便已出席多次生日会,刚过的3年连假,其中一个晚上,她就和弟弟一同去安亲班小朋友的生日。隔日,妈妈的手机又收到她的另一场生日会邀请在马来西亚日,唯可惜这一天刚好不能,妈妈替她推了。

小朋友的大日子,除了儿童节,便是有一场屬于他们的生日会。除了大可爱,小可爱和可爱虎都会央求有生日会,可惜,妈妈都不曾替他们办过。

像这一场生日会,地点位于可爱虎最爱去的不见不散餐厅,生日会結束,可爱虎即刻跟妈妈说:“我的下个月生日可以在这里办。”

儿啊,妈妈有心无力。

我记得以前的我,也是中学时,跟妈妈拿了零用钱,再自己找朋友,自己去KFC庆生,也许,等你大些,妈妈也允许你这样自己约朋友去吃頓饭吧!

小寿星妈妈包了餐厅楼上,
也发了唯一一張有孩子的照片过来。
我上楼接孩子时,
只看到两姐弟自己坐着玩,
问他们怎么不參小朋友?
只答我是啦,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