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搵$機

2012年7月28日星期六

我口說我心

我手寫我口,我口說我心,明明好像很簡单的事,我觉得很困难。常常觉得自己詞不达意 ,說的話仿佛会令人不小心误解了。比起来,我会比較"擅長"我手寫我口……

这样的情況,是教養問题所致嗎?  是我的原生家庭关系还是人生第二阶段婚后所致? (早前在追台剧"犀利人妻",小三薇恩的情況被译為受童年影響,我也很想為自己做这样探討,我现在的家庭生活是延续我心想的模式嗎? 不知可以怎样連接起来做分析? 现实生活該問誰? )

在逛著洪兰教授的BLOG,让我看到这篇"鼓勵孩子自我表达",这样的教育方式一直是我想做的,但也会令我在想,孩子天生个性也有关系吧? 像小可爱,有什麼都敢敢說出来,大可爱则什麼都不敢說出口。

从各种亲子分享,想孩子勇于表达絕对可以从鼓勵引发孩子的胆色。只是媽媽我本身也是有这問题,一遇到突发情況就会脑袋转不过来,总是吃了一大亏;再不然內心有满腹話語,卻不懂透过言語說出心思,又能怎样教育孩子? 我該怎样先刺激自己敏銳的脑电波?  唯有自己先成事,才有更好的办法教育孩子吧?

我有多少次会蹲下來和孩子对話?

鼓勵孩子自我表達

  • 作者:洪蘭
我最近去聽一場演講,講者是科普界名教授,很多人都慕名而來。他的演講內容雖然豐富,但是跳來跳去、沒有組織,聽得我一頭霧水。




我們平常聽別人講話是一邊在聽,一邊在心中盤算他下面要講什麼,如果猜對了,我們就知道自己有聽懂;如果下面出來的話跟我們預期的不一樣,我們會一怔,然後快速在心中倒帶,回想剛剛是哪裡聽錯了,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笑話都是利用這種方式來使聽眾發笑,我們常會看到,聽眾先是眼睛睜大,「咦?」然後再哈哈大笑。




當然,這些運作我們自己是不自覺,它是大腦中的活動,只有靠儀器才能測知,例如,當我們聽到一個跟我們預期不相符的字出現時,大腦中會出現一個很大的N400腦波,N是負的意思,400是從刺激出現到腦波出現,中間的時間,毫秒是一秒切成一千分,即千分之四百秒。大腦不會說話,但是我們可以從腦波來推測它的運作,N400在腦科學上叫做「驚訝的腦波」,好像一個大問號在你大腦中閃動。



如果我們聽到有人文法用得不對,我們的大腦在刺激出現600毫秒後,會有一個正電位的腦波,我們叫它P600(P是正的意思)。這位教授在我剛剛以為能夠跟隨他的邏輯時,突然又跳到別的主題,令我很挫折。人一聽不懂,注意力就會游離,就會想睡,所以明知打瞌睡不禮貌,還是不由自主地睡了。




散場後,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一個很有學問的人,口語表達會這麼不好呢?我們不是說我手寫我口,我口說我心嗎?為什麼很多人寫的作文別人看不懂,又為什麼很多人說的話別人聽不懂?其實,中國的孩子都有這個毛病,我們小時候都沒有表達自己意見的機會,每次一開口,就被大人擋回去說「小孩子有耳無口,聽別人說就好。」但是父母忘記了「聽」是個被動歷程,「說」才是主動的組織,當心中有話要說出來時,我們動用到很多大腦區域,活化了很多神經元,遠比「聽」多了許多。我們知道當一個孩子能夠把看的書講出來時,他就看懂了,那個知識就是他的了。所以現在很多國家,例如芬蘭教學評量都用口頭報告,不再用紙筆測驗,因為只有懂的東西才說得出來,說得出來的東西才是帶得走的知識。



因此,現在父母要從小訓練孩子正確表達他意思的能力,當孩子看完一本書後,我們可以請他把故事內容講給我們聽,訓練他說話的風度和思考邏輯。二十一世紀,時間就是金錢,在重視溝通的現代社會,能夠簡潔有力地把自己的意思表達出來,他已經贏了一半了。所以,下次孩子說話時,請蹲下來跟他說:後來呢?

8 条评论:

*静* 说...

我的表达能力也很差><

AngryMommy 说...

这一篇,我看不懂。。。:P

恩轩至佳 说...

我想再度想向你推荐张德芬的遇见未知的自己。我觉得你会有所领悟,试看无妨。

菊姿 说...

现在KSSR很注重这项。 不过赶起课来的老师往往就不能放太多时间在这了, 不知道大可爱的学校有同样的问题吗?

cutemum 说...

静...
我很想改善...但脑袋像迟鈍的.

cutemum 说...

老师..
你懂的...你不教我这愚鈍的学生><

cutemum 说...

密池...
好...我有記住这本书...但还沒力气去泡在书堆里.

cutemum 说...

菊姿...
噢?我都不懂有沒有...老师都沒跟我讲...我都不知要怎样跟老师沟通...我怕我是問题家長哩...
但那次老师有說...大可爱的表达能力很好..
你是PP老师还是KL老师?和你聊...我好象很不关心你...逋你哪州都不清不楚...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