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搵$機

Thursday, 1 March 2018

这样过汪年2

为了跟孩子的上课时间,这个年好像过得很仓促,就算还有明天才叫过完年,可是生活已打回普通日子了,考试近在眉梢,孩子虽不会乖乖温习,但逃学又好像过不到心里那关。

初二傍晚,才回娘家。夫家人气旺盛,回到娘家很安静,就和爸妈一起伴电视过年,沉淀并放松也很舒服。

我是福建人,福建人的年初一都是吃鸡蛋面线和红枣龙眼水。而这些年,爸妈都会在我们回家了的隔天早餐,就准备一人一碗鸡蛋面线。所以当第一年回夫家,早餐似吃菜的模式,真的用了好多年来适应。起码,福建人的鸡蛋面线也叫做吃面,早餐吃面很普通不过的食物嘛!

每年,老可爱的舅舅都会在太平湖的酒店中餐馆订几围席,一起捞生,所以今年一样不例外。

午餐吃饱后也3点余钟,回去带我妈去Aeon逛街,除夕时妈妈说顾客有跟讲衣服有大减价,妈妈平日很节俭,她跟我说要去逛街,都会陪她去走走。

有缘,终会在一起,是这次过年的感觉。一位我找了好久好久、问不到任何同学有关她消息的中小学同学,竟然在广场遇上了!而我们也刚好几周前,因我赢了Melody奖而让她联系到我,缘来了,真的不可挡,不约而遇,初四的早上她和先生也特来拜年了!

初三晚上,去大家庭的表哥表姐家吃晚餐,那里都是初一庆到初九的,一样很热閙。有时看到这样的大家庭,我多想也生多几个,奈何经济不允许啊!所以那个麻坡某俱乐部主席昨天在报上说希望我国法律允许华裔一夫多妻制,才能挽救人口急降的问题,根本是滑稽之谈,看了真想叫他收皮!

本来是想初四早上开车回吉隆坡,约9点开了waze一看,已延迟一小时车程了,每次走高速大道,如果估计时间会迟,一旦上路,肯定会一再延时,结果到最后,决定初五凌晨4点才开车!又赚到去找四婶拜年的机会,結婚后都好多年不曾过去坐坐了,每次回家都很紧迫的感觉。

回来吉隆坡约7时,約了家公早餐,也很随性地去了云顶半山。这个年,对我家而言,到了年初五,算过完了。

做女儿的感觉真好,
虽然起床,汤都被面线吸干了,
但还是有味道。
我超喜欢吃“米姑”煎蛋,
妈妈也煎了很多喂饱我。
中午,去太平湖畔的酒店餐馆吃舅舅年宴,
见时间还早,
跟百年雨树合照。
放闪的。
太平湖越来越有韵味。
如今最陪我拍照的是小可爱。

等吃时刻啦!
家里还有个有心人大方付出,
才能让所有亲戚继续联系一起。
可爱虎一看到有味道的水,
马上兴奋不已!
她是吃到最开心的小朋友!
真开心遇到廿多年一直牵挂的老同学。
带父母去逛街,
不听话的爸爸,除夕撞伤了头额,
瘀血流到脸颊,
还好眼睛沒事。
回到家,晴天霹靂,
在购物中心里不察觉外面的世界大风大雨,
回家路上看到很多屋瓦都飘落,
原来自家也遭殃,屋后厅都满地水了。
唯谢天谢地,只飞走一片瓦,
爸爸已高齡了,但依然天不怕地不怕,
自个儿爬上屋顶,
真是捏把冷汗!
晚上去表姐表哥家吃饭聊天,
竟忘了跟阿姨们拍照。
初四早上,原本想开车回吉隆坡了,
老同学过来又聊了数个钟不舍回了。
我后面的应该也是一年才见一次的老同学,
拍得还真像小孩站我后面,
感恩我们友情能夠持续。
明年再见喔!
初五清早约7时回到吉隆坡,
回家收拾好,又出去吃早餐,
最后又随兴来到这里陪家公买鞋子。

用肥皂水弄成雪花飘落,
虽泡沬沾到身体湿沥沥,
但云顶的天气真的感觉好清爽啊!
今年有进步了,
凡走过的景点,都有全家合照。

1 comment:

Han said...

好閃好閃。。

你爸爸厲害!